联系我们

地址:

河南省新乡县翟坡镇西环路中段305号

电话:

13937355508

邮箱:

13937355508@baidu.com

想当年|这部剧中有美到令人扼腕的邵美琪

发布时间:2018-07-01 00:22 阅读

  在香港时装伦理剧的巅峰年代里,诞生过众多足以令观众久久回味的经典形象,无论是光芒四射的男女主角,还是大奸大恶之辈,在对人性光辉和肮脏的刻画上,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很多人熟悉《义不容情》《我本善良》和《大时代》里,温兆伦、郑少秋、刘松仁和刘青云们精彩绝伦的演出,那么对于1994年上映的30集制作《第三类法庭》,大家又是否还留下那么一丝深刻的回忆呢?

  这部由黄翠华监制、王心慰执导的时装伦理剧,或许没有诞生像《义不容情》的丁有康、《火玫瑰》的乔历,或者是《大时代》的丁蟹五父子那样,让人切齿痛恨的恶人,然而对剧中几乎每一个角色,在塑造的笔力上都令人赞叹不已,在剧情的安排上则更是堪称香港时装伦理剧的巅峰之一。

  邵美琪(Maggie)和温兆伦这对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著名的荧屏情侣,在这部剧中也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次合作,而Maggie更是以精彩的表现,诠释出何谓真正意义上的“大女主剧”。相比之下,曾经在《大时代》里展现出精湛演技的郭蔼明,在《第三类法庭》里的风头,似乎完全被Maggie所盖过了。

  这部戏的起名就很值得玩味,《第三类法庭》在推出时的英文剧名是Conscience,可以说是一语中的揭示了这部剧的主旨,“良心的拷问”,相比于第一类法庭,即现实中真实存在着的法庭,以及第二类法庭,也就是贯穿于全剧的媒体行为,更加震撼人心——恶行或许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,或许能够逃脱公众舆论的审判,却难以逃脱自己内心的愧疚和谴责。Maggie将韦海怡一角丰富的内心感情世界表现得酣畅淋漓,也将一个天使的堕落之路,入木三分地表现了出来,最终自己内心的善念,也令曾经无限风光却丧尽天良,最后一无所有,失去了事业、亲人、爱情和友情的自己,终究逃不过良心的拷打。

  可以说,青蛙与蝎子的故事贯穿了整部《第三类法庭》,或许从纯粹的字面意义去理解,那么善良单纯的男主角马中宝(温兆伦 饰),就像是故事里那只背着蝎子渡河的青蛙,而在最后10集戏份里以堕落天使般形象示人的韦海怡,也像是故事里那只终究会毒死青蛙的蝎子。然而,或许整部作品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,甚至青蛙与蝎子的形象,在这部值得回味的剧里,也不断地转化着各自的形象。

  因为从引出整部大剧的故事开始,这种“青蛙与蝎子”的形象转换就已经产生了。试图强暴韦海怡的议员湛有容,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只毒蝎子,而美丽的电视台记者海怡,却无论从哪一种眼光去审视,此时都是那只无辜的青蛙。然而最后的结局却是,海怡错手杀死了湛有容这个斯文败类,并且阴差阳错地引起了一场火灾,此后在法庭上的明争暗斗,则更加成为了“青蛙与蝎子”般的舞台。

  韦海怡与衣冠禽兽般的议员湛有容,韦海怡与垂涎她美色的不道德律师李英杰,韦海怡与同样垂涎她美色的大亨乔大羽,韦海怡与她贪慕虚荣、罔顾母女感情的母亲韦金玲,这一系列在剧中展现出的暗线,都像是青蛙与蝎子故事的一个缩影,而海怡在每一段故事里,所展现出的形象都像是那只善良的青蛙——然而事实是,每一次,青蛙与蝎子的角色,都在这场较量中产生了改变,而每一次的角色转换,都令海怡向着黑暗的深渊迈出了一步。

  或许,青蛙与蝎子本身的意义就不是绝对的,虽然蝎子在渡河之后,确实能够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“恩人”青蛙毒死,然而人们似乎未曾想过,当青蛙背负着蝎子,渡过湍急的水流时,要将蝎子推下水淹死,同样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举动——青蛙对蝎子的恩惠,或许本身就不是毫无保留的帮助,就像李英杰替海怡出庭辩护的条件,是要她做自己的女朋友,而乔大羽甚至以海怡的清白作为交换条件,来换取自己保释她身陷囹圄的男友中宝。

  也许很多时候,谁是青蛙,谁是蝎子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青蛙的善良,和蝎子的邪恶,本身就更像是那个故事里童话一般的情节,因为在《第三类法庭》这部剧的现实当中,善与恶都在一念之间,在这里互相算计着,并且心怀鬼胎地互相利用着的,是人与人,而不是青蛙和蝎子。

  在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时装伦理剧里,最光芒四射的女主,除了《火玫瑰》里温碧霞所饰演的海潮之外,就数这部《第三类法庭》里,邵美琪所饰演的韦海怡了,她们都是在自身经历了种种变故之后,从最初的善良甚至单纯,到最后变得不择手段——不过,相比于海潮,韦海怡似乎要丧心病狂得多,海潮因为复仇,而使得挚爱远走天涯,而韦海怡则因为自己的利欲熏心,而最终在失去了一切之后,深陷牢狱。

  从这部剧的一开始,海怡给人的印象,除了那种高贵但极富侵略性的美丽之外,便是一个不够理智和冷静,甚至说充满了神经质的人,邵美琪成功诠释出了这种矛盾的特质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直至90年代中期的香港时装伦理剧,一个非常优秀的地方便是,能够将人物性格产生巨变的层次感,在一部电视剧里,以毫不突兀的方式展现出来,就像海怡,她从善良的女记者,到最后一步步堕入罪恶之渊,从一个充满神经质的姑娘,变得冷酷无情、心狠手辣,中间经历过诸多的节点不可忽略,而这些事件的本身,却又同她的性格密不可分。误杀议员湛有容,被迫与乔大羽的一夜情,乔大羽之死以及自己的一无所有,这每一个节点上产生的连锁反应,都在电视剧里得到了展现。

  有观众曾经评价过,韦海怡的美丽是彻骨的,也是带有强烈侵略性的。相比之下,温sir在本剧当中饰演的男主马中宝,似乎就远远不如他先前担纲男主的时装剧那样表现突出了。相比于《义不容情》里让人恨得牙痒的丁有康,《我本善良》里亦正亦邪的齐浩男,以及《火玫瑰》里“公子世无双”的二公子乔立,《第三类法庭》里的马中宝似乎显得有些缺乏必要的人格魅力,这似乎也暗示了温sir在TVB开始不再受到重用的一个信号。

  这也是温sir与Maggie在《义不容情》和《我本善良》之后,第三次饰演荧屏情侣。平心而论三部剧里他们都爱得很坎坷,第一部中温兆伦杀了邵美琪,第二部中邵美琪为了温兆伦双目失明,第三部中轮到温兆伦差点死掉最后邵美琪去坐牢。

  事实上,在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这些香港时装伦理剧里,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大团圆结局,并非是大多数的情况。的确,在《我本善良》里,齐浩男(温兆伦)和石伊明(邵美琪)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,然而后者却已经无法用双眼去体会世间的美景了;《今生无悔》中,程朗(黎明)和沈文意(周海媚)情投意合堪称圆满,然而男主也失去了自己所有的亲人(父亲和妹妹)。在更多的剧集里所呈现的,却是这种让人充满遗憾的BE。

  《义不容情》里,丁有健(黄日华)和倪楚君(刘嘉玲)天各一方,十年之约最终是否完成,教堂里的身影是不是妻子回归,成为了一个永远的悬念;《火玫瑰》中,海潮(温碧霞)与Uncle Rain(温兆伦)真的是天各一方了,成为了港剧拥趸们25年的遗憾;《大时代》里,方展博(刘青云)在股市上为自己的家人报了血海深仇,然而自己最心爱的妻子“小犹太”阮梅(周慧敏),却在本剧的最后一幕里阖然长逝......

  很多时候,相比于欢天喜地的大团圆结尾,那些留下太多缺憾的悲剧结局,可能才更会令观众念念不忘,才有更不可取代的美学价值,就像那些惊世骇俗的古希腊悲剧那样,或许只有那种悲壮,方能成就崇高。

地址: 河南省新乡县翟坡镇西环路中段305号 电话:13937355508 邮箱:13937355508@baidu.com